Iskierka

写手
小可爱
爱啰嗦
自闭种子选手

铁马冰河千夫所指

花城用刀指着贺玄道:“何必呢?”贺玄不语,继续低着头玩弄怀中人的头发。花城看他这副模样,沉默了片刻。他收了刀,靠贺玄坐着。


窗外云起潮落,两人并肩而坐。半响贺玄问了句:“这是我自愿的。”花城闻言只是沉默不语。这俩人真是无法聊天。门口突然探出个脑袋来,花城偏头看了看来人。定神一看,原来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花城连忙起身跑过去。谢怜在那边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过来。可花城哪里会听他的话哦,直接跑过来表情都不带变的。


“哥哥,不是叫你好生歇息吗?”谢怜看着眼前的花城脸色微微变红道:“又不是真的像妇人生产一般,三郎不用急。”花城握住了他的手,慢慢地将他带进了竹屋。


贺玄抬起头,瞟了一眼花城又低下头去。“贺玄,那个,我能否看看青玄?”谢怜看清他怀里抱着的人后发问。花城捏了捏谢怜的手,谢怜也反手捏了回去。


贺玄感受着后面人的互动,作为一个大灯泡的他决定眼不见为净。谢怜看着迎面走上来的贺玄,怔住了--心魔!“三郎,那。。是。。?”花城点点头,轻声说了句嗯。


岛上是有一处海滩的,而且正好可以看见日落。贺玄抱着他的火花选了处好地方坐着,他这好像是要欣赏晚霞?可是外面太阳高挂,正是下午太阳光最辣的时候。贺玄可不管这些,施了个小法术建了个亭子遮阳。


“知了知了。”燥热的空气似乎在宣誓着夏天的主权。海里面的骨龙为了清洁骨头而爬出海,晒晒太阳。


贺玄对懒洋洋的骨龙说:“以后记住,不能吓着夫人了。”贺玄指着师青玄教训这些宠物道:“不能吓他,也不能太亲近他。知道了吗?”他看着这些垂头丧气的骨龙,将眼睛眯了起来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汪汪,汪汪?”刚刚还在厨房找骨头的狗狗被传送到了这,看着狗狗歪头的样子贺玄不禁想起了曾经的那些日子。“以后你就叫花火。”


算是后记吧,稍微有点虐,以后会更加努力的虐的(u‿ฺu)循序渐进

无题


师青玄转过身向贺玄那边走去,他的眼泪一串串流下来,贺玄向上前去抱住他,可他不能动,他知道机会不多只能好好把握。错过这一次,师青玄肯定又会退缩。贺玄捏紧了拳头,双眸紧盯着彳亍的师青玄。‘哈哈哈哈哈,贺玄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你看青玄他的样子,你真是个天煞孤星!’贺玄强压住脑海中的声音,眼睛却变红了。

师青玄走的很慢,因为他满脑子都在想‘贺玄!你这个疯子!疯子!啊啊啊啊啊啊!我怎么办?哥哥?我怎么办?’他的耳畔回响着贺玄说的话,眼睛里闪过贺玄做过的事,脑子里想的是海阔天空,可心里却装满了对贺玄的爱意,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贺玄走去。

‘哈哈哈哈,青玄你还不逃!贺玄!疯子!哈哈哈哈’贺玄压不住脑海中的狂笑,只能放任它,眼睛也变得更红了。贺玄看着近在咫尺的师青玄,这才注意到眼睛的异常,忙施了个小法术,将自己不正常的眸色掩盖住。

等到贺玄抱住师青玄的时候,师青玄已经不哭了,只是眼角还留着红痕。贺玄用手捧住他的脸,四目相对,“青玄,你能留下来吗?”贺玄开口问他。师青玄偏过头去,不想正视贺玄,他觉得那目光太刺眼,像极了往日的自己。‘贺玄他。。怕。不行。我不能。我不能。可是。 ’

“如果我答应了,你会不会开心?”贺玄听了这话一愣。使蛮劲将师青玄的头掰过来,睁大眼睛,声音颤抖着确定着答案,“你说什么?”师青玄脱离他的怀抱,大声吼了一句:“贺玄,你他妈的就是个疯子!”贺玄低下头,想再次确定答案:“青玄,我后悔了。”他使出法力,将师青玄打晕拥在怀里,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怀里人儿的脸颊,柔声说:“青玄,你先这样子睡一觉,睡一觉我们的青玄就什么都好了。”

贺玄的眼睛无论是怎么掩盖也藏不住了。他的眼睛血红,眼中还有血丝分布,周边的法力气场也是极不稳定。心魔!




贺玄将被打晕的师青玄放在床上,又开始了像那小半个月的对话。

“青玄,人是有三件东西是藏不住的:爱情,贫穷和喷嚏。所以啊,在你和我出游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你是爱着我的。可是为什么你不爱我了呢?因为师无渡吗?因为谁!

“无论是谁,请你原谅我好不好?我想将你留下,我只想将你藏在心底,可是为什么你不住进来?为什么?

“青玄,我爱你,所以我舍不得你受伤,但是我更害怕你不爱我。”

说完他沉默良久,将被子搭上师青玄,亲吻着他,抚摸着他,抱着他。


算是后记

立下誓言永不分离


师青玄抓着贺玄的衣领,头低着,哽咽道:“贺玄,放下,好吗?”师青玄抬起头,用充满泪水的眼睛望着贺玄。贺玄抬手拂去师青玄眼角落下的眼泪,轻声道:“放手吗?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吧。”

师青玄睁大眼睛,泪水争先滴落,他望着眼前轻描淡写地说出最伤人的话,他忍不了了,大吼一声“贺玄!你个疯子!”然后立马松开手奔向远方。“青玄!”谢怜跟在师青玄身后想唤他回来,可师青玄整个人就像离弦的箭。

贺玄搓搓手,感受着来自另一个人余温,慢慢的笑了。像是自嘲一样,他笑得声音很大,在场的人都以为他真的像师青玄说的一样,疯了。

贺玄跌坐在地上,身上沾满了泥土,他却一点都不在意继续笑他的。‘贺玄,你最爱的人说你是个疯子哈哈哈哈!多可笑啊,贺玄,你也不过如此,哈哈哈哈!’贺玄用手遮住脸,隐约间看到有几滴泪花闪烁。

花城走上前去,拍了拍贺玄的肩膀,将他传送去了鬼域。花城就站在他旁边,看着他笑,手没有收回来而是一直在支撑着贺玄摇摇欲坠的贺玄。

贺玄笑够了,慢慢止住了声。轻声问花城:“你以前。。”花城绕到他身前,缓缓开口道:“我用了八百年守护他,换来了现在的厮守。”贺玄听完一怔,他似乎懂了些什么,迅速起身。留下一句话给花城“祝你们幸福。”花城在他身后点了点头,心中回应他‘会的,我们会的。’




谢怜看着怀里哭的像个傻孩子似的师青玄,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背。“青玄,对不起。”师青玄带着鼻音的嗓音从怀中传来,“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反而是我该道歉,可是,太子殿下,我该怎么办?”谢怜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青玄啊,我和三郎很早就认识了,我们一起经历了八百年的时光,起于他的不离不弃,终于我的回眸认定。”师青玄从他的怀抱中走出来,双手撑着他的肩,低着头道谢:“谢谢,太子殿下,我觉得我该一个人想一想了。”

师青玄告别太子殿下,一直向前走,走过了许多地方,走着走着,他的脚开始出血,可是他还是不停的走着,一直走到了倾酒台。

倾酒台没了人照看,自然很是破败。师青玄沿着台阶走上了台,边走边摸着墙上斑驳的痕迹。突然一下,泪水落了下来,师青玄在台上看到了最近几天一直躲避的人。

那人还是一身黑衣,可是在晨曦的衬托下还是那么好看。师青玄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了,他明白自己不能流泪,可没办法,他没办法在他面前掩饰自己。师青玄背过身去,“贺玄。。。”

贺玄出声打断他,“青玄,我会用我一辈子的时间来等你,可我拿什么来留住你?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人的忠诚,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我给你我的全部。青玄,我想留住你。”



文中诗歌摘自博尔赫斯的诗:《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从今往后开启虐文模式,请各位小可爱们准备纸巾。

分析分析:现在是青玄余情未了,黑水情窦初开,众人友情助攻的过程。可能会不懂,欢迎致电我,

晚安啦。

我的小可爱们



团圆饭下风起云涌


国师跳下天上飞的马车,大步流星的朝慕情和风信走来。边走边嘲讽:“你们两个真是越长越回去了,明知道打不过还往人家面前凑,怎么着找初恋呢?!”花城对走进的国师点头问好,这一点头就分散了火力,国师看到旁边的花城,想说些什么,又止住了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得着实让人揪心。
风信看不下去了,上前邀国师入座。国师喝了口慕情倒的茶水,润润嗓子又开始说了,“你们一个两个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国师又端起茶杯看向屋子里坐着的人,沉默了下去。
“扣扣,师。。太子殿下开开门,我是郎千秋。”坐在门边慕情顺手开了门,花城瞥向他,慕情一如往常地切了一声。
郎千秋看清屋子里的人后也是沉默,他把手中的礼品一放跟花城眼神交流。
‘我师。。太子殿下呢?’
‘在里屋’
‘出来了?’
花城也没理他,这让郎千秋找人也不好,不找人也不好。他只能坐下来和旁边的裴宿沟通起了剑术。还好旁边的半月也听的津津有味,不然这空气只能继续尬下去。
突然地下生出一个大洞,洞里头还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众人都起立望向地上的洞里,唯有花城拿着茶杯喝茶,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
“裴宿哥哥你看!地底下冒出一个头!”众人一看,那岂止是头,那还是一个卷毛头!“师兄,我们这是到了?”听着那洞里传来的声音,提心吊胆的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权一真!
“你们好啊!都看我干什么?”废话,你这样子出来谁不看你!引玉在心中吐槽道。等两人完全出来出后,地面上的大洞又凭空消失了,众人心里了然,地师铲嘛,挖洞挺方便的。
引玉对那边喝着茶的花城行了一礼之后才拉着呆望着大家的权一真入座。“灵文说要我们不等她,她那边有蛮多卷轴要弄。”权一真开口对花城说。引玉瞪这权一真示意要他闭嘴,权一真只好讪讪闭嘴。引玉接过话头,向花城禀报说:“雨师大人在和裴茗说话,会迟来。”花城点了点头,啜了口茶,起身去里屋叫谢怜和师青玄。没想到还没进去就撞到了冲出来的师青玄。
师青玄对被撞的花城说了句对不起后,继续像贺玄冲去。他抓着贺玄的袖子,将他扯到屋外,大声质问:“贺玄!你疯了吗!”


21,8,17重新构思了一下,这几章过渡一下,等之后再虐。

声明一下花花的态度,就是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还挑事的那种类型。之前是不置可否的状态,现在是因为太子殿下要管,所以就是那种很欠打的状态。

关于生子,不要介意,私设私设。其实就相当于找了个小孩子玩一样,相当于5岁吧

鬼王学术交流大会(对话)

说明:花城以下简称花,贺玄以下简称黑。你们是不是好奇谢怜的小宝宝是怎么来的?(我觉得你们可能不好奇这个,但是我还是要讲)对的,没错,就是爱情的结晶啊!

花:关于这个生孩子的事,首先你得有个爱人

黑(拿出小本本,握好小毛笔):继续,这个我有了

花(撇了黑一眼):其次,你这个爱人得有法力

黑(皱眉):有点难办

花:然后呢,就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黑:是我想的那样吗?

花:嗯

黑(写在下本子上):好的,记下来了

花(顿了顿):接下来,输法力

黑:还是亲亲抱抱举高高,对吧

花(点头):解题通式,再然后你得学会揉面

黑(疑惑):揉。面?

花:嗯,解题原理是一样的,学会了揉面,那学会揉法力就不远了

黑(醍醐灌顶):哦哦哦

花:接下来笔记来了,我们要用这个公式每天给他输法力,一直到满十个月

黑(思索):那我可不可以每天多输一点,只用七七四十九天?

花(皱眉):生活要有仪式感

黑:嗯嗯嗯

花:再然后,每天的胎教少不了

黑(赞同):那可以举举例子吗?

花(不耐烦):自己想

花:最后,每天拿出来晒一晒,吸收日月精华

黑:那我是不是要寻个风水宝地?

花:随你





再次说明:师青玄以下简称青,谢怜以下简称怜

青:他们俩这是干什么呢?

怜:学术讨论?黑不是拿着小本本嘛

青:哦哦哦

怜:看他们这样子,我觉得我得交待你些事

情:嗯嗯?

怜:在“怀孕”的时候千万不能亲亲抱抱举高高

青:这有什么不能的?是怕动了胎气吗?

怜(捂脸):没什么,就是不让他碰你就行了

青(疑惑):哈?那好吧

怜(拍肩):好好干,小伙子!

青(问号):哈哈?





月黑风高夜谢怜怀鬼胎

“青玄,你们可以进来了。”听谢怜在里面喊他,师青玄才叫讪讪讪的放下手。贺玄跟在他后面不紧不慢的进了屋。

师青玄勉强入座,脑海里还是回想着刚刚贺玄的反应。谢怜看桌上的两人都像是有心事一样,也不好开口提醒师青玄手里举的茶快撒出来了。尬,空气像水凝固了一样,又尬又冷。谢怜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关键是那杯水实在是会撒出来。“咳咳,今天讲不好是明天我和三郎的孩子将会出生,大家也知道这个孩子来之不易。所以你们能不能先暂停一下?接个龙先?”谢怜友好的发出提议。

师青玄放下茶杯,倾身无视花城吃人的眼光拉起谢怜的手,快速的说了句:“太子殿下,我有事找你商量。”说完立马松开他的手,偏头对花城那边笑了笑。

谢怜看向身边的花城,花城点点头说:“殿下放心去做吧。”谢怜听到这句许可才慢慢起身对师青玄说:“那青玄就随我去吧。”

等两人走开之后,桌上的贺玄率先开口:“就这两天?”花城不置可否,沉默了半响花城慢慢悠悠道:“还没搞定呢?”贺玄点点头,赞同他说:“有点难。”花城笑了笑“也是,毕竟你们两位身份特殊。”贺玄摇摇头想终止这个话题,他说:“除了我们还有谁来?”花城伸出手指比划了个十。贺玄了然。“那个方法你什么时候也告诉我吧。”花城闻言挑眉,嘲讽道“看你现在,你还需要?”

“砰砰。”是传来的敲门声,花城起身开门。“花将军呢?还有花小将军呢?”门外的正是半月和同她一起前来的裴宿。花城笑着摇了摇头说:“恐怕还要再等两天。”半月失望地啊了一声,牵着裴宿的衣角进了门。

正打算关门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两人的叫骂声。“我日了,风信你个崽种。”“我操了,慕情你个傻叉。”。。。(此处本该有文字但因太过黄色暴力就不一一展示了)

花城看见两人快要赶到菩荠观了,连忙把门一关。这下门外的两人也不对骂了,而是一起骂花城(此处内容太过于和谐详情请参考原著的戚容)

花城也不恼,就让他们骂,等到门外一点声气都没有的时候他才打开门,问了句:“我好骂吗?”

“啊啊啊啊啊啊。”两人的叫喊声响彻天空,要不是花城早早的就设下结界,不知菩荠村的村民会不会上门投诉。“住手,打人不是这么打的。”天空飘来国师的声音。

“师傅。”被打的趴在地下的两人喜出望外,没想到现实给他们泼了瓢冷水。



妈呀,边写边想睡,我的妈呀,要不今天就不更啦?~(=^・ω・^)ฅ☆ 


风平浪静贺玄生波澜

夏天的昼总是很漫长,平时早该为黑夜,现在却是傍晚,就算在黑水鬼域也不例外。师青玄坐在摇椅上悠然转醒,他伸了个懒腰,鼻子动了动闻到了一股饭菜香味从不远处若隐若现的竹屋飘出。师青玄想了想,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那竹屋似乎很特别,现在虽是黄昏四周却依旧明亮,好似竹屋会发光一样。师青玄走上前摸了一把竹屋,发现手上除了一点点灰尘什么也没有,他这才放心下来。

师青玄边沿着走廊,边打量这里。‘贺玄的品味换的这么快的吗?不不不,切莫八卦,本就耽误时间了,把正事办完就马上走’师青玄摇摇头。走着走着就到了一座小屋前,那小屋的瓦片上覆盖这一缕缕白烟,那白烟先是在瓦上流连,然后又倏然不见。师青玄被那些白烟逗得嘴角上扬,心情也似天边的火烧云明亮。

”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身前传来贺玄的声音。青玄定眼望过去,一看,贺玄竟然围着个围裙在灶台边蹲着削土豆。这下,师青玄刚刚就没下去的嘴角便是再也合不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贺玄幽怨得盯着眼前快笑岔气的师青玄,忍无可忍地施了个禁言术。师青玄也很快反应过来收住了,在附近找了把菜学着贺玄洗菜。

”青玄,以后就在这住下来吧。“他将菜叶上的虫拨下来。”为什么把法力给我?“青玄低眉摘下一片坏死的菜叶,又将它扔向了刚刚被贺玄拨下来的虫那边。”那本是你的东西。”贺玄偏头望向师青玄。"你知道的,你知道那不是我的,你明知道的。“泪水顺着菜梗流动,如同坠在珊瑚上的珍珠。”我想给的便给了。“不等贺玄说完,师青玄便扔下菜叶与他对视,“贺玄,你的东西我不能收,也不会收。今天不能还给你那便是我欠下的债,欠得越多就越怕归还。贺玄,我还不起。”师青玄与贺玄相对的眼睛早就布满了血丝,泪水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了贺玄深处的爱,也映射出了青玄眼中的恨。贺玄抬起手蒙住了青玄的眼,深深地拥抱住师青玄。

“我不管。”


21,8,17补充:我这都是写的什么啊,小学生人设真的没脸看啊

强行分析一波。师青玄目前在我的设定里面就是类似与微笑抑郁症那种外表开朗活泼,伪装自己很开心,但是内心又是很柔弱的的抑郁型男子。

贺玄就是那种悔不当初走火入魔的追妻人。但是本文bebebe,so他们俩绝对不会修成正果(不过要出番外可能会考虑?)

花生 花开 花谢 花落

贺玄抱着怀里的师青玄,轻轻的拍着他背,像哄小孩子一样抱着他直至天明。贺玄拿不准半夜才睡的师青玄何时会醒来,也不清楚师青玄看到他会不会情绪崩溃。

于是他早早地起了床,蹑手蹑脚的走出屋子,轻声关上门。贺玄把耳朵贴近门边,确认师青玄没醒才慢慢放开手脚。

他先是确定小白没事,然后双手施了个诀,将自己传送去了花城他们所在的竹屋里。花城看着靠在自己身上浅眠的谢怜,将手搭在他的头上防止他摔下去。花城眼睛扫到亭子外的黑影时,眼神一凌,问来人:“搞定了?”待那人走近,坐在亭子里,把头上的斗篷一摘,我们这才得以看清来人。贺玄摇摇头指着他身边的谢怜道:“什么时候?”花城这才松下态度回了句;“快了。”然后就是漫长的沉默。

最后还是贺玄在地上画了一个缩地千里将他们传送出去。贺玄望着空无一人的竹屋,思索了片刻,抬手一挥将自己幻化成了一个老婆婆的模样,细看正是昨晚服侍师青玄的那位!

师青玄睁开眼睛,看着床顶的轻纱,发起了呆。“咯吱。木门被打开,昨晚的老妇人端了什么进来。师青玄没理她,依旧发自己的呆。“咳咳,大人。该起床洗漱了。”婆婆在床边站了良久,忍不住出声提醒。师青玄想起昨晚的场景,还是愣愣的下了床。

他想不通自己怎么就在贺玄面前发了疯,也想不通贺玄留他在此。

经过婆婆洗漱一番,师青玄已不见了那副乞丐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年轻俏公子。婆婆梳着他的头发,淡淡的说:“您这头发,若是不想留的话也该剪剪了。”师青玄依旧发他的呆,没理人家。婆婆也不做声,放下梳子,拿起一盒膏状物就往他脸上抹。师青玄看着她手里的盒子,开口问道;“这是什么?”婆婆笑着说;“这是主人特地为您买来的脸霜,桂花味的。”师青玄闻言也不惊讶,只是继续追问下去:“是青仪阁的吗?”婆婆笑着点点头。

“那。。今天劳烦您帮忙剪头发了。”师青玄僵硬的转移话题。婆婆笑得更欢了连声说好。师青玄正奇怪,门外就传来了响动。

“汪唔。”好似是只小狗的叫声。师青玄拂开婆婆的手,走到门前去看看是什么。开门后发现果然有一只小狗,不知是什么品种的,一身白毛又厚又多。那小狗看到师青玄后俯身一跃扑到了师青玄的怀里,还不忘蹭两下增加好感度。师青玄笑着把它抱起来,一人一狗倒是显得十分相近。师青玄着白衣带玄纹,狗子又是一身白毛,乍一看倒像是一双豆豆眼混在了师青玄的衣服里。婆婆在后面插了句嘴:“这是主人在外面捡的,还没取名字。”师青玄明白婆婆是想让自己为它取名,但别人的终究是别人的。师青玄摇了摇头,把狗狗抱进了屋子。

下午,阳光明媚。师青玄躺在椅子上脚边有狗狗做伴,身后有婆婆剪头。‘家。。’师青玄如是想到。





一缕黑发和一缕略显青色的头发缠在一起,被放在了贺玄的藏宝库里。

英雄汉别扭抒情意

师青玄吃惊的望着眼前熟悉的黑水,他以为。。。明明想找的人就在眼前,却呆呆愣愣地望着他不敢开口半分。黑水也没说话,两人像是热恋中的情侣相望,可是细看下却只有一人眼中深埋情丝。

贺玄轻笑着起身,领着师青玄去浴池洗澡。说起来师青玄身上确实要泡一泡了,他还是一身乞丐装扮,披头散发,脸虽然瘦了,但还好灰下面的脸还是白白嫩嫩的(脸上细小的伤痕不计)

贺玄带他来了一个极大的房间内,丢下他一个人要他洗干净。师青玄又愣了愣,慢慢的问了句:“这是打算将我煮了吃吗?”贺玄不答径自离去。师青玄望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默。

‘还真的自作多情,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反倒是连累太子殿下跑一趟。我真是越来越小了。'他自嘲般的笑了笑。

“扣扣。“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思绪,又化作一把剪刀,截断了青年脸上挂着的泪线。师青玄慌忙地摸着眼泪,以为是贺玄又回来了。”可否请师少爷开个门,我家主人吩咐我来为您宽衣洗漱。“听闻来者声音嘶哑好似八十老妪,知晓不是贺玄他竟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抱歉,请回吧,我暂且是不需要人服侍的。”门外的老妇人闻言叹了口气婉声道”师少爷,主人交代老身,今晚您得洗干净。“老太太语气这么强烈,师青玄知道自己今天必定是找不到太子殿下了。

师青玄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将老妇人放进来就是个错误。她先是把师青玄扔在水里,用光了几块皂角才讲师青玄的身上搓回本色。

再接着就是拿梳子一缕一缕的轻轻梳顺。天知道梳头发要这么久,早知道就勤洗头了。老妇人一直忙着直到把师青玄打扮回原来模样才心满意足地停手。他看着铜镜里自己的倒影,才回想起来自己原来也是这般俊朗。梳洗后老太太自动退了下去,给师青玄留了空间。’不知太子殿下安好?只莫怕拖累了他们。这次又连累别人了。。。'

他又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指从眉梢划过脸颊,一滴眼泪涌出眼眶。师青玄伸手把它接住,感受着眼泪在手中流过,像是炽热的刀子在掌心刻字。“青玄。”镜子里倒映出贺玄的身影,他抓着师青玄的肩膀,轻声道:“回去吧。”说完打横抱起师青玄。

师青玄什么也没说,就只是依靠在贺玄的肩头,任凭贺玄对自己做些什么。贺玄望着他,师青玄这回是睁着眼的,可就像没睁眼一样,头偏向一方,双眼无焦距的望着前方。

贺玄伸手解开他的衣服,只留下中衣。脱完了就去解自己的衣服,解到一半耳旁响起师青玄的声音。他问的是“贺玄,你到底想做什么?”

贺玄手下动作一顿,而后又继续解衣服,没理会师青玄的话。师青玄哪忍得住贺玄这般隐瞒,拉着贺玄里衣的领子,质问他:“贺玄,你到底想干什么?!”这回说着说着师青玄眼泪流了出来。

贺玄见状连忙抹去师青玄脸上的泪水,轻轻的拥住他。

过了好半会,师青玄才哭累了睡着。贺玄抱着他躺在床上。

“你回来了,我的花火。”

片刻,声音便化作了羽毛,沉默遁入夜空。



作者逼逼叨叨时间:

青玄开窍变成忧郁系,贺玄将何去何从?

21,8,17补充:经典的我觉得来了,谈恋爱的人或者是自身之前喜欢过的人,见到之后,总是会莫名地瞎想,莫名地抑郁的


虐恋自白

骚黑水关紧门开车
“你知道吗?青玄。当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特别想跑上去掐断你的脖子,是的,我看不惯为什么拿着我的命格享着我的福气的人却什么都不知道。
“但后来我就发现我错了。你很好,你就像烟火,突然而然的照进了我的心里,又突然而然的消失。
“我还记得你那天来找我搭讪,明明我什么也不说你却也十分热情。后来我就开始嫉妒他们了,嫉妒哪些可以和你谈笑风声的神官。明明自己没什么本事,还只知道花你的功德。然后我就把你缠住了,我想有人陪陪我,你正好合适。
“说实话你第一次女相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正准备把你叉出去的时候你轻柔地唤了我一声明兄,我那时不知怎么竟想让你唤贺郎。那是我第一次对人动心,怎么办?青玄我那时就开始喜欢你了。
“我明白自己是绝境鬼王,不能和神官在一起。于是我千方百计的躲你。没想到你又自己送上门来。
“当你把雪花洒在我俩的头上时,我真想把你拎回去。怎么办,青玄我爱上你了。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过的很慢,我们每天游山玩水,原本我想和你真的白头偕老,谁知那白话真仙溜了出去。你当时来找我说要调查这件事,我想着将你打晕困在仙京,没想到有血雨探花在场,我也不好动手。
“再后来的事,我明白自己是发疯了。我想向你道歉,所以我困着你,不让你走。每天抱着你。
“那些天,抱着你睡觉,鬼知道我是忍了多久才没将你bi了。我现在后悔了,怎么办青玄?”

呆青玄趴墙角自闭
“贺玄,我曾经爱过你。
“后来的事,算啦。
“后来在人间听过了一段前言不搭后语的歌词: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说穿了 一人挣脱的 一人去捡,总之那几年 我们两个没有缘。
“我们至少有曾经去怀念,多好。
“至少我能在离别时摸摸你的鬓角,感受那曾经为我流过泪的眼角。
“至少我们互相告过别,不用挣扎
“至少至少我还知道世上有你
“贺玄,我,他,妈,的,后悔了!
“我怎么办?!”



其实我也不想虐的,昨天晚上读了一段《mystery of love》的歌词,哭死我了。太虐啦(=ฅರ﹏ರ)ฅ

歌词摘自莫文蔚《阴天》一样的虐。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啦😞😩😫😢😥😭